相關連結Links
專家如何說

小妍的爸爸俊明是工程人員,經常在外地工作,偶而才會回家,媽媽怡如在市場打工,和鄰里關係都很不錯,但和俊明的關係則因聚少離多,俊明又沉默寡言,兩人逐漸冷淡少互動。
俊明之前偶而在家的時間,就常因猜忌怡如和友人的關係而發生爭吵,甚至有過幾次肢體上的推打,俊明對小妍姐弟的言行要求也很嚴格,未達標準的處罰常是嚴厲的責打,怡如每次都因護衛孩子,遭受嚴重施暴。
俊明後來因為失業,長期在家讓暴力發生的頻率更為嚴重,怡如在一次重傷後,終於下定決心帶著孩子搬離原住地,並訴請離婚。
怡如為了要扶養孩子,長時間工作,並將家務工作和照顧弟弟的工作交給小妍,希望小妍能教好弟弟,但是弟弟在新學校的適應不佳,常常不寫功課、不想去學校,也很容易發脾氣吵鬧,小妍多次向怡如抱怨弟弟的問題,但怡如工作疲累,也只能叫小妍更嚴格的管教弟弟。
但是最近連小妍也開始變得不聽話、愛哭鬧,甚至頂嘴回應,怡如覺得以前小妍都很聽話懂事,即使在暴力的驚恐中,小妍也會冷靜照顧弟弟,安慰媽媽,怎麼現在沒有暴力,反而孩子都變得不聽話,幾次爭執,怡如甚至會脫口而出說:「不然你們都回你爸爸那裏去,給他管好了!」,但是怡如講完,自己也很後悔口不擇言的氣話,到底要怎麼管孩子呢?


專家的話

媽媽離開施暴又失業的先生,獨立照顧姊弟,貼心的姊姊,姊代母職,幫忙照顧弟弟,是家庭不陌生的好行為,有了姊姊的幫忙,媽媽才能專心工作,殊不知姊弟目睹暴力,面對新環境的適應,媽媽要長時間工作,姊弟的無助焦慮,無法抒解。弟弟哭鬧需要的是親情的安慰,如今卻被強力壓制,連姐姐自己都需要撫慰,也被迫成為母夜叉,兩個孩子在環境轉換之中,又失去親人的陪伴與依靠,難以調適,只剩下完成任務的指令,做不到不是他們不聽話,而是任務過度艱鉅。

根據觀察,有些小孩由於父母親職功能缺失,需負起原本屬於大人的家務與責任。他們被迫扮演「父母」或「配偶」角色,除了擔負「工具性」親職任務,像是洗衣、煮飯、照顧家人、打工賺錢、教弟妹功課,也有「情緒性」親職任務,例如扮演父母的情感抒解與依賴對象。小妍此時要當起老師教弟弟讀書、當起嚴父嚴加管教,還要當起媽媽的閨蜜,安慰疲憊的媽媽,一人身兼至少3職,不知道還是小孩的小妍,有沒有選擇說不的權利?這樣承擔過高的期待與情緒需求,是不利身心健康,被迫離開兒童的角色,表面的堅強與獨立,可能是建立在擔憂與恐懼之中,不是真的成熟,日後可能提前摔落在再也無法承受壓力的自責之中,殊不知,是孩子被迫提早擔任父母角色,已大大超過其年齡負荷。
過度親職化的孩子,使他們提早失去童年的歡樂,也造成對未來希望幻滅,甚至出現身心症狀而難以開口求助。他們會認為所有的錯誤自己都應該負責,大多發生在單親、家暴、酗酒、毒癮,及父母失婚、離婚、喪偶或父/母罹患慢性疾病的家庭中的孩子,老大尤其容易成為親職化的角色。父母無法做到的親職功能,反變成責備孩子的理由。

協助方向,可以從以下方面著手:
1.要找真正的幫手,兒童僅可以擔任輔助的角色,完成好好照顧自己的任務,但難度高的,應找信任的長輩、親朋好友或鄰里,甚至申請政府的喘息服務,社福單位的協助。

2.大人的慌亂情緒,對孩子訴苦,要適可而止。大人不方便告訴別人的心情故事,全向孩子傾訴,結果自己舒服了,孩子緊張了。最好尋求專業諮商服務,減少將孩子當訴苦對象,讓孩子背負更大的情緒包袱。

3.母親帶著孩子從暴力中逃離出來,需先安頓自我的驚恐感受,要跟孩子好好說明與解釋,家庭變動與保護安全等重大議題,讓孩子知道怎麼做才是,在變動的環境中,要如何守護彼此,否則仍會擔心再度變動,如果失去媽媽怎麼辦,流離失所無所依靠。慢慢的建立起正常作息活動,有新的生活圈,新的朋友,雖然跟過去不同,但慢慢的會更好。

4.離婚前後媽媽需要跟孩子說明,就算離婚後,父親有可能會申請探視。爸媽離的是婚姻關係,但親子關係無法離,媽媽在沮喪時切記不要動輒說出『不要』孩子話語,務必要冷靜下來。孩子發脾氣胡鬧行為,不是壞,而是不安。大家需要時間相處,而不是威脅丟掉。

5.媽媽需要平靜下來,面對這人生巨大變化。父親也是。因為不會控制情緒,做出傷害家人的事,應坦承面對自己的無能無助,尋求幫助,學習好好對待家人。行為要修正,遺憾要彌補,關係要修復,說愛不嫌遲。

 

臺中市目睹家暴兒少防治網
電話:04-22290950 / 04-22290951   |   傳真:04-22290389 | 住址:402 台中市復興路3段111巷1號7樓之4   |   Email:follow@goodshepherd.org.tw
臺中市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中心  主辦 | 天主教善牧社會福利基金會  承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