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連結Links
專家如何說

自從淑芳離開家半年多,志勇也慢慢習慣了沒有女主人的生活,起初志勇還會四處去娘家打聽淑芳的行蹤,久了沒消息,志勇也放棄了,畢竟工作還是要作,日子還是要過,幸好兒子女兒都很懂事,大兒子國中了會幫忙處理家務、照顧妹妹,女兒雖然剛升小一,偶而會哭鬧,倒也還算聽話,加上志勇的媽媽美雲晚上和週末偶而都來會幫忙,雖然父兼母職有些壓力,但也就這樣過了。
前個禮拜是母親節,志勇原本擔心孩子會想媽媽心情不好,但兩個孩子都沒什麼反應,一如往常,志勇還以為自己白擔心了,沒想到美雲有天特地把志勇找來,告訴他說其實兩個孩子都很想媽媽,但是不敢讓志勇知道,尤其是妹妹,其實夜裡常常作惡夢,哭著找媽媽。美雲雖然覺得媳婦離家沒有音訊很過分,但總是要讓孩子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希望志勇能找個時間和孩子談談。
志勇一直不了解淑芳到底為什麼離家,結婚後,他忙於工作,淑芳則專心家務帶孩子,雖然兩人偶有爭執,但也不是無法解決,但這一兩年,淑芳的情緒開始變得不穩定,吵著要出去工作,志勇覺得女兒還沒上小學,希望淑芳緩緩,兩人幾次的衝突越吵越激烈,志勇也越來越耐不住性子,有幾次甚至動手打了淑芳,淑芳生氣的告訴志勇再也無法忍耐待在這個家庭,志勇也在氣頭上就任由她去,但警告淑芳沒有要回來,也別想看小孩。
淑芳的離家一直是家裡的秘密,被留下來的三個人都閉口不談,志勇了解孩子壓抑的心情,但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孩子談這件事情…


專家的話

長達10幾年的婚姻是怎麼走到這個地步的?一定是出走的人的錯,該受懲罰,留下來的人都沒有改變的必要?面對婚姻中不同意見的產生,有多少次心聲是互相有傳達的,還是連討論都不行,再講就討打?直到離開後,家裡沒了女主人,連孩子想媽媽都要秘密進行的說,因為爸爸想的是聽話的媽媽與老婆。

若是志勇想念淑芳,但不知道如何修復關係,就算經常徘徊在岳母家附近,這可能會讓人心生畏懼,無法開始友善的聯絡第一步。志勇是否理解體察自己的情緒呢?面對外人是又生氣又怨恨,只有面對自己的時候,百感交集無從理清。
能否想一想,婚姻中夫妻都在變化中前進,經常面臨挑戰與成長,攜手共進找到解決方法才能夠突破壓力。若最後只剩下角色並且是僵化的執行時,往往逼的人只有離開去喘氣。
在母親離開的家庭後,孩子不敢說想念,也怕爸爸生氣,何嘗爸爸不想家庭團圓。以本案來說,哥哥需負起照顧妹妹的角色,但平心而論,做得再好也難以取代媽媽的地位,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只有13歲的哥哥要承擔這樣高的期待與情緒需求,自己也很吃力呢!

協助方向,可以從以下方面著手:
1.媽媽離家成為秘密,對於大人與小孩來說,都是很大的壓力。意味著,不能向外求援。目前看來妹妹已有情緒焦慮的身心症狀(做惡夢、哭泣),哥哥可能也是壓抑著。小孩不像大人有不同的生活面向可以轉換。對於媽媽的離家,可能會擔心再也見不到媽媽,感到失落傷心;擔心媽媽的安危,或是害怕媽媽不要他們了,不是不說就沒感覺的。若有一個父親能同意的溝通交流管道,讓孩子感受到,媽媽雖然不在身邊,但仍關心他們,對孩子有莫大的安心感。

2.如果可以,讓夫妻兩人另闢一個諮商或調解空間,結婚年數不等於很會溝通,可能一開始兩人沒有建立好溝通模式,一再忍耐,年數變成忍耐的程度。諮商不是只有在勸和勸離,而是協助夫妻兩人面對彼此的差異,如今若要繼續則要有跟以前不同的作法,若不要繼續,那麼要離婚與孩子監護權、撫養費、探視方式要一併談妥,做不成夫妻,也要做合作式的父母,不要空留一個未完成的關係,讓人唏噓與遺憾。家庭中的人都無法繼續他們的生活,好像被戳了一個空洞。

3.無法溝通是婚姻破裂的罩門,一走了之不是辦法,就算走了心中一定仍還掛記著家庭。家庭暴力令人不悅,打人的以為師出有名,被打就會改變,就會忽略親密關係中,本來就有很多差異需要協調,使用武力無法消彌紛爭,強迫只是一時,孩子目睹家庭暴力也是傷害,不擅言詞的先生需要瞭解,學習溝通永遠不嫌晚。以暴力控制對方,是觸犯刑法罪之一,如果能學習新的溝通方式,尊重伴侶的想法,就算一時尚未同步,但起碼關係良好,辦法可以再想,關係破裂要修補,一定要花更多的心力。

 

臺中市目睹家暴兒少防治網
電話:04-22290950 / 04-22290951   |   傳真:04-22290389 | 住址:402 台中市復興路3段111巷1號7樓之4   |   Email:follow@goodshepherd.org.tw
臺中市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中心  主辦 | 天主教善牧社會福利基金會  承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