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連結Links
分享園地

撥開烏雲,便見陽光

作者:幸福陽光

 

「啊!他怎麼會做出家暴的事呢?」許多人在外形象非常良好,看起來很正常的人,但回到家中對自己最親密的人卻是以暴力相向,家暴發生是不分職業、學歷、年紀都有可能發生,任何人都有可能成為施暴者。

孩子的爸在外人看到的形象是和善,但私下和他生活的我們,卻幾乎天天過著害怕、擔心的日子,過去的日子裡,已經不知多少次的整夜三字經洗禮,也曾半夜被驅趕流落街頭不知何去何從、孩子更是直接目睹母親在樓梯被推下…等等的情況,猶記得第一次發生家暴時,呼巴掌、推、拖、拉全部上演,太過驚恐的我選擇自己離家,甚至不敢告訴我的原生家庭,但過不了幾天,實在太想念孩子,而又讓自己回到那個可怕的環境,希望孩子們有個“健全家庭“的想法,天真的以為忍耐、忍讓,可以「委屈求全」就可以好轉,這是許多遭遇家暴的女性都會有的想法,我也有過。

而家暴又一再發生,不忍心讓孩子再次目睹衝突情景和經歷不應有的對待,我也鼓起勇氣向親人求助,感謝有他們的支持跟協助,我終於帶著孩子們逃離那令人害怕的環境。離家的隔天,六神無主的我打了113詢問通報後,有社工聯繫我及知道家中子女目睹衝突的情形,而幫我轉介到善牧基金會。還記得和珊珊老師(社工)第一次見面是在我兵荒馬亂的隔天,之所以兵荒馬亂:是因為我又經歷了一場「孩子搶奪戰」,帶著孩子離家後,孩子的父親到校企圖帶走孩子們,孩子們又看見爸爸情緒失控的行為驚恐不已,只能先拜託學校導師、主任幫忙安撫孩子,我再以飛馳的速度跑去孩子身邊給予安撫,我心想這樣緊張不安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

短短幾天內,太多的驚嚇、疲於奔命,一開始對珊珊老師的聯絡和訪談,不是很能敞開心房、也心神不寧,因為我一直處在一個如驚弓之鳥的狀態。但是在第一次的訪談還是讓我有一絲絲溫暖、對在黑暗中的我伸出援手,之後珊珊老師為了配合孩子們的作息和孩子們互動,特別犧牲了晚上的時間,進行固定的訪視,孩子們對珊珊老師從陌生到熟悉,最年幼孩子三歲多到十一歲的孩子,珊珊老師都能擄獲他們的心。每一次訪視結束,孩子們就急著想知道下一次珊珊老師來訪是何時?最小的孩子更是常常問我:「珊珊老師明天會來嗎?」。孩子們最愛美術手作、具有心靈的撫慰效果的繪本、遊戲、桌遊,每一項都讓孩子喜愛不已。在這些活動的過程,孩子們都玩得相當開心、認真參與,也適時且用心幫孩子安排心理諮商,讓孩子們在過程中漸漸療傷復原。

接受善牧服務期間參與精心安排的講座、活動,讓經歷家暴的我,學習把自己照顧好,才能給予孩子穩定的環境,學習如何幫助自己的孩子,調適自己的教養方式,協助孩子一起走過這段心理的動盪期、經歷父母離婚的心理調適及未來可能面對的心理風暴期(青春期)…等,學習如何與他們溝通、互動的方式。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相關的法院程序還在進行中,諸多的訴訟看似簡單,但過程卻是無比的艱辛、徬徨。從沒想過自己會有這樣的遭遇,許多人生的第一次,但幸好一路走來有許多人伸出援手,我的家人、家暴相關機構的社工給予的協助、資源,還有珊珊老師陪伴孩子們走過這一段人生的震盪、不安的時期。未來無論如何,我相信我有更多的能量可以陪伴孩子,孩子們也發展出自我支持、擁有更強大的自信心,讓我們更有勇氣一起面對未來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