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連結Links
分享園地

新手目睹社工小故事

張毓郡 社工

2020年是我真正認識遊戲治療的開始,過往雖曾有服務兒少經驗,但不一樣的是目睹輔導工作服務年齡階層大多為幼童,遊戲會談輔導是我們主要與兒童工作方法其中之一,因幼童無法像成人以順暢的語言表達自我想法及感受,藉由遊戲過程中的觀察,理解他們行為背後的原因及內在心理需求,進而慢慢走到他們內在心靈。

還記得輔導服務第一次接觸到阿花,剛開始在建立關係時,那眼神令人忘不了,當時阿花的爸爸及媽媽兩方吵的不得開交,且正進行離婚訴訟及爭取阿花監護權,當社工介入輔導阿花目睹服務時,彷彿訴說著社工角色,像極了爸爸或媽媽派來的間諜,甚不確定這樣互動關係到底安不安全,神情透露著”你會不會跟我爸爸媽媽說”、”會不會害我被罵”等擔憂和疑慮;但幾次遊戲互動及陪伴,阿花慢慢卸下心防,她知道社工來訪目的是想幫忙或陪伴自己,直到關係建立後,阿花開始慢慢用遊戲行為或簡單語言,描述家庭樣貌,才能理解看似無恙的阿花,原來內心承受的負面情緒及壓力排山倒海,那些看不見的傷痕,原來是自己最深愛的爸爸及媽媽無意間刻下的。

在輔導服務期間,社工能理解像阿花這樣承受這些負面情緒的孩子往往會衍生出行為問題,但大多數的家長只會疑惑「我的孩子怎麼變了,似乎變得很不開心、負向行為問題變多了、或變得與以前不一樣」,甚至歸咎孩子的不懂事、故意找麻煩,但卻未想到孩子行為問題背後原因,大多為目睹暴力所衍生出來。當社工關懷及陪伴阿花目睹暴力創傷歷程,遊戲交流之間,阿花慢慢與我建立信任關係,逐漸敞開放心房,準備好面對並願意揭露傷疤,整理過往目睹暴力創傷。僅管我是專業的社工,每每聽著阿花分享時,還是難以想像小小年紀承受如此巨大的壓力及恐懼,因大人不睦關係,使阿花擔憂未來不確定性的生活,面對目睹暴力生活,不得不強迫自己得長大適應環境或生活變遷。遊戲治療過程中,除了傾聽阿花的心情,與適時的回應、同理阿花的情緒,協助釐清自我感受,讓阿花重新學習到如何因應暴力衝突環境,整理及了解自己的情緒,幫助阿花自我修復重要的歷程。

在每次遊戲互動裡,看見阿花長出自己的能力及樣貌,在這段目睹輔導服務歷程,不可或缺的是家長的支持與陪伴,當家長意識到目睹暴力對阿花身心影響,提出自己親職照顧困境,期待增進或改善親子互動關係等,覺察自身狀態亦影響孩子,而願意為這段親子關係做調整及改變,有了家長協助及改變動力,更是讓阿花打了一針強心劑,加速復原過程極大力量;目睹輔導服務便讓我想起夥伴鼓勵提到「孩子因為有你的陪伴,找回來原本當孩子的模樣」,而自己在這樣的輔導過程中,也找到目睹暴力輔導工作的意義及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