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連結Links
分享園地

不一樣的我們

佩佩

  印象中,我的家就像是個假單親家庭。在小時候,不論是我生病還是學校的活動,出現的人永遠都是媽媽和阿公;甚至在我生重病,醫師告知可能需要開刀,當時媽媽十分地焦急,但爸爸依然不見蹤影。而且自從爸爸不拿錢回來貼補家用後,連阿公、阿嬤也變了,一開始對我和媽媽冷淡,後來漸漸地對我和媽媽不耐煩,常說話大聲吼罵、甚至用打的方式管教我,為了不讓媽媽擔心,我強忍痛苦。最後實在是無法忍受,心裡有個聲音要我求救,所以我告訴學校老師,學校安排我到輔導室進行輔導,也通報社工。

  有了社工的幫忙,媽媽終於鼓起勇氣聲請保護令,並決定帶我離家,但也在那時,我第一次打電話報警,因為爸爸不肯讓我們離開,還出手推倒媽媽,是警察及時到來,讓我和媽媽能順利離家。和媽媽剛離家的前段時間並不是很順利,爸爸依舊經常騷擾,用難聽的字眼辱罵媽媽,甚至不依探視約定送我回媽媽家;有次還強硬地要拔走媽媽汽車的車牌,企圖讓媽媽無法使用交通工具,最後媽媽報警處理,才讓爸爸收斂一些。

  那段時間,我每天都很不快樂,想著自己為何有那樣的爸爸,媽媽看我悶悶不樂,又不願說出心中的秘密,便求助善牧基金會的社工老師幫我輔導。其實我對於社工一開始並不是那麼有好感,光聽到「社工」二字,就覺得很嚴肅,但,實際接觸之後發現並不是如此,社工老師就像朋友一般,願意聽我訴說我的苦處、開導我,並從旁協助我和媽媽,讓我和媽媽產生好多力量,走出過去的傷痛。現在我和媽媽生活在一個不被爸爸打擾的地方,讓我感覺安心。

  這一路上我們受到許多人的幫助,有學校老師、社工、警察…等,謝謝你們,要不是你們,我和媽媽或許不會有今天的生活。期許自己長大之後,也能盡我的力量幫助更多需要幫忙的人。